ota

 

【初恋组】鸡蛋灌饼不如你

 @宣两米 的点梗~

加班到深夜的程序员胖×(假的)小吃摊主雨

特别可爱的设定~

虽然被我写成了一个并不十分有趣的故事(

看标题就知道 这篇文最大主角其实是鸡蛋灌饼2333

      

鸡蛋灌饼不如你  

       

让高精尖人才樊振东留在这家新开的公司的原因有三个,公司的潜力理念,给他开的工资,还有楼下的鸡蛋灌饼。

小吃摊主是个长得很好看的年轻人,不过说实话樊振东还没有仔仔细细看过他的脸。因为他每次站定在那里都是被鸡蛋灌饼的香味吸引了去,然后全心全意盯着还有小吃摊主正在做的饼和他翻着饼的很漂亮的手,手指修长指甲修剪的整整齐齐,右手食指第二骨节有一点突出,并不粗糙,更像是一双弹钢琴的手。

至于脸,樊振东唯一的印象就是他那双总是含笑认真看着一切东西的大眼睛。

还有上次买鸡蛋灌饼的时候偶然听到隔壁摊主叫的他的名字,周雨。

和别的早出晚归的摊主不同,周雨似乎是个活的很悠闲的人,早上八点来卖到十点半就走,下午四点开到六点半就走。这就意味着樊振东一天只能吃到两次鸡蛋灌饼。

法定工作时间还有八小时呢,樊振东很郁闷。

掐着六点二十的时间,樊振东挣扎着放下了手里的程序,抓起钱包就往楼下跑。周雨的小吃摊前面还有两三个人,樊振东在旁边喘着气等着。

“胖儿。”周雨笑眯眯的叫他。

樊振东这种老主顾他们一来二去也就认识了,特别是老主顾还这么可爱。樊振东长得白白胖胖的像个团子,人也可爱到不行,笑起来眼睛就变成大小眼。和其他一色西装革履的白领金领显得不大一样,看起来也就二十来岁,但听说人特别牛逼,是公司费了好大劲才挖过来的。

“我要两个,谢谢!”樊振东搓了搓手也对周雨笑。

周雨点头,“今天吃两个?没吃晚饭啊?”

樊振东的减肥事业一直在路上,所以每次都克制着自己只能吃一个,要不然多吃一个就得去多跑一万米。

“啃了面包的,”樊振东回答,“今天有个程序要赶,估计得加班挺晚,留一个下班吃。”

“真辛苦,”周雨又悄悄往饼上多加了两片火腿,“可是冷了就不好吃了,”他为难的想了想,眼睛一亮,“这样吧,我等你下班好了。”

“不不不不用的!”虽然鸡蛋灌饼冷了真的不好吃了。

周雨把鸡蛋灌饼递给他,笑着说,“我想了一下,就算是做鸡蛋灌饼也应该上进一点,不能每天迟到早退的。”

“那、那多不好意思啊。”樊振东有点不好意思,偷偷瞄周雨一眼。

“哈哈,你照顾我生意有啥不好意思的。”

这天樊振东思绪尤其清楚,手指跟飞起来一样啪啪啪敲着代码,他思来想去最后归结于鸡蛋灌饼的诱惑太大了。

樊振东走之前又绕回去从冰柜里拿了两瓶饮料才去坐电梯。楼下周雨的小吃摊生意好的不得了,围了一圈人,周雨看到樊振东之后不好意思的笑笑,“要不你等两分钟,我把这个做完就给你做。”

“不用不用,你先做其他人的,”樊振东连忙摆手,“我等你。”

“那你坐会儿。”

樊振东笑眯眯的点头,坐到了旁边的凳子上低头玩手机。

直到眼前突然多了个香气逼人的鸡蛋灌饼,樊振东咽了咽口水,抬头就看到面前的周雨弯着腰拿着饼,离着这么近的距离对自己笑,心跳突然漏了一拍。

樊振东伸手接过的时候手指不小心碰到了周雨的手,差点一下子把鸡蛋灌饼都给丢了。

触电的感觉。樊振东边咬着鸡蛋灌饼边想。

“好吃!”吃下第一口樊振东就开始点头笑。

周雨哈哈笑,“你这样的顾客真是世界的财富。”

“雨哥,给你钱。”樊振东摸出钱递给周雨。周雨没接,“这个请你吃。”樊振东连忙摇头,“那不行,你本来就因为我加班了。”

周雨歪头对他笑,“没看我生意多好啊,今晚因为你多赚了多少钱啊,再请你吃十个都行。”

……说的好有道理。

樊振东把饮料递给周雨,又帮着周雨收拾完东西,然后一起推着车往外走。樊振东咬了一大口灌饼,含糊不清的问周雨,“要推去哪啊?”

“就前面,”周雨指了指不远处一个小门面,“租来放东西的。”

居然还在这地段专门租个门面房小推车,厉害了。樊振东默默的想,然后问,“那你住哪?要不我顺便开车送你吧?”

周雨沉默了两秒,“xx路,顺路吗?”

……两个不同的方向。

“顺路的。”樊振东点头。

“那麻烦你了。”周雨笑眯眯的看樊振东。

周雨打开了门,樊振东发现这门面还不小,里面有个小房间,外面停着辆车,周雨推着小推车往里走,“里面。”

“卧槽这个车,”樊振东看着外面停着的车,“牛逼啊……”

“一般吧。”周雨随口回答。

“???”我就是少吃一万个鸡蛋灌饼也买不起啊!“不过怎么停在雨哥你租的门面里啊?”

周雨顿了顿,声音才从里面传出来,“我哪有钱租那么大的门面,就租了里面这个,外面的是这门面的老板的吧。”

樊振东点点头,确实是这样,房价多高啊,能租的起这还卖什么鸡蛋灌饼。

这个时间点路上的车不算太多,樊振东一边平稳的开着车一边跟周雨聊天,“你做的鸡蛋灌饼是我吃过最好吃的!是不是有什么独家秘方啊?”

“都说是独家秘方了能就这么说出来吗?”周雨笑,“传内不传外。”

樊振东眨了眨眼睛,若有所思的点头,“这样啊。”

“就在这儿路口停吧,里头不好开,谢谢啊。”

樊振东点点头,踩了刹车,“雨哥再见。”

“明天见。”周雨歪头对他笑。
      
         
樊振东洗完澡躺床上玩手机,想了想打开微信发了条消息到个群里,诶,我因为一个鸡蛋灌饼喜欢上一个人,靠谱不?

程靖淇回的很快:……baby你到底是喜欢上鸡蛋灌饼还是喜欢上人了?

郑培锋接着回:卖饼的?不都是大爷大妈?胖儿口味可以啊。

「都喜欢,」樊振东翻了个身回复他们,「不是!跟我差不多吧,长的可好看,不,这不是关键。我认真的啊,我要不要追?」

过了两分钟赖佳新也回复了:那鸡蛋灌饼和他让你选一个你选什么?

「他会做鸡蛋灌饼,为什么要选?」

……必须而且只能选一个。

「……我考虑考虑。」
      
     
第二天老远樊振东就看到周雨冲他笑,于是加快了速度朝周雨那走去。

嗯,美好的一天从周雨的笑容开始。

“早啊雨哥。”樊振东深呼吸了一口,“香。”

“早,”周雨眯眼笑,手下的火腿香菜不要钱一样放,“等会儿啊。”

樊振东摇着头说不急不急,站在一边跟周雨有一句没一句的聊起来。

鸡蛋灌饼咬到还剩一半的时候,周雨终于有点好奇的问出了口,“胖儿你们不是九点上班?”樊振东点了点头,说是啊。周雨噗嗤笑着把手机拿到他面前晃,“哥,还有两分钟你可就迟到了。”

“卧槽我先走了雨哥——”樊振东一阵风一般的消失在了周雨面前。

两人就这么一早一晚见一面,靠着鸡蛋灌饼的情谊渐渐熟了起来。
    
    
樊振东跟程靖淇几个人聚在一起吃烤肉,他把刚烤好的肉塞进自己嘴里,一边被烫的直吐舌头手不停的扇还不肯吐出来一边跟他们说,“我考虑过了,我是真喜欢雨哥。”

“那追啊。”程靖淇捏捏他的脸。

樊振东端着啤酒罐跟赖佳新碰了个杯,“我已经在追了。”

“哦哟,”朱霖峰笑,“咋追的?”

“每天早上晚上都吃一个鸡蛋灌饼,跟他说几句话。”

“……”郑培锋恨铁不成钢的摇头看着他,“那人家有啥表示没?”

樊振东想了想,“每次都给我多加培根火腿算不?”说着想起什么一样就笑成了大小眼。

早上有几个同事也吃的周雨的鸡蛋灌饼,一起往里走的时候有个同事突然说了句,“我靠小胖你的饼咋比我们大这么多?”其他几个都凑过来看,“还真是,楼下小帅哥不公平啊!”樊振东愣了愣,然后一脸得意的笑,“我可爱呗。”

“那不然还能咋追啊?”樊振东问。

程靖淇想了想,“没事微信聊几句啊说几句话啊什么的。”

“啊?我没雨哥微信啊。”

“……”程靖淇慈爱的看着樊振东,“那你还敢说你在追人呢?”

赖佳新笑,“你明天别带钱了,说微信转账不就行了。”

“卧槽,”樊振东愣了愣,“牛逼啊赖哥。”

“哈哈,这不是网上玩遍了的套路吗?也就你不知道了。”

后来某天樊振东告诉周雨之前说没带钱就是为了要他微信,周雨听了愣了愣,“牛逼啊胖儿。”

总之樊振东如愿以偿的拿到了周雨的微信,每天有事没事就聊几句,两人还挺聊的来。

反正每次樊振东加班到很晚写程序的时候周雨都会等着他,做最后一个鸡蛋灌饼给他吃,然后一起回家。每次吃到嘴里的时候樊振东就特别满足,也特别开心。
    
某天晚上樊振东开了车过来等周雨的时候郑培锋在群里发了消息,小胖,我们都支持你追你的周…什么来着,加油啊!

「…雨。为什么啊?咋了?」

他们却不说理由了,就让他加油,会全力支持他。

樊振东还有点小感动,对刚上车的周雨说,“雨哥下次给你介绍我几个朋友认识,人都挺好的。”

“好啊,”周雨点头,“说起来今天有几个奇怪的小伙子来我这儿吃煎饼,说是朋友介绍过来专门开了两个小时车过来的,可逗,一个劲问我名字年龄,连是哪里人家里几个人都一个一个问,说是要了解详细才能放心吃我的饼,我还以为是领导来微服私访呢。结果最后还莫名其妙的说什么看我的面相,我的缘分就在不远的未来等着我,有点傻吧哈哈。”

“……”樊振东越听越不对劲,有种不好的预感,听到后面只能尴尬的跟着周雨笑,心里默默把刚刚说要给周雨介绍几个朋友的事情划掉了。

直觉告诉他,那几个神经病小伙子就是程靖淇他们。
            
          
        
樊振东现在每天下班回家后最大的乐趣就是跟周雨聊天。

他洗完澡趴床上刷了会儿微博,然后乐了,给周雨发微信,雨哥雨哥你火了。

翻来覆去等了十多分钟周雨才回复,「刚洗澡呢,什么火了?」

樊振东噌的坐起来,截了张图给周雨,是微博上有人偷拍的照片,俨然就是笑着的周雨,「鸡蛋灌饼小王子,哈哈。」

「……什么玩意儿?」隔着屏幕也能感受到周雨的无奈。

「夸你长得好看呢。」

「怪不得今天生意尤其好呢,」周雨回复,「那那个地方是不是不安全了。」

「你不会要走吧!」

「哈哈,不走不走,别的地方没有你这么可爱的人。」

樊振东直愣愣的盯着周雨这句话好几分钟,脸热的发烫。然后开心的抱着手机在床上打起滚来。

「那必须。」樊振东发过去三个字。
       
           
“我要表白!”樊振东昂首挺胸的宣布。

几个人笑着点头看他,“支持你。怎么表白?”

“我……给他写段程序说喜欢他?”

“……”

“不然给他做个网页?”

“……”

“要不然给他做个商业化,以后就不用在外面这么辛苦风吹日晒的做煎饼了,网上下单,再请点员工负责外卖,怎么样怎么样?”

“……”

程靖淇搭着樊振东的肩膀语重心长,“胖儿,你是表白,又不是人老板。”

樊振东委屈,“可是花那些太俗气了吧,他肯定还嫌浪费。”

几个人思来想去好久,最后做了个决定——还是直接说喜欢吧。

「喜欢鸡蛋灌饼也喜欢你。」

樊振东趴在桌上在纸上认认真真写下这句话,看了半天,满意的点点头,把纸顺手夹到了手边的专业书里,心满意足的去睡觉了。
      
     
         
张继科来接周雨去一同学的婚礼,一边嫌弃着一边利落的帮周雨把小推车推去放着,“你那车呢?”

周雨笑眯眯的摇头,“开回去放着了,我现在用不着。”

“不是我说你,就一个多小时的时间你还要来出个摊?”

周雨歪头没说话,笑着心想有人等着吃呢。

想着掏出手机给樊振东发了条微信,「胖儿我今天有点事,下午不出摊了啊。」

樊振东收到微信仰躺在椅子上长叹一口气,觉得今天一天都没有意思了。

而更打击他的是公司女同事八卦的内容,“楼下煎饼小帅哥今天被另一个帅哥接走了!开的还是特别拉风的跑车,那什么,那个牌子,是保时捷吧?反正他们两个肯定不简单!”

樊振东愣了愣,摇着脑袋出去了,不可能,我才不信。

没想到不过两天自己就亲眼见到了,那时候自己正准备去表白,站在远处给自己做心理建设呢,然后远远的就看到一辆蓝色跑车一溜烟的开过去特别不客气的停在周雨的小摊前面,走下来一个皮肤有点黑的人,帅,是真帅。

樊振东脑子嗡的一声,懵懵的看着他搭上周雨的肩,又看着周雨对他笑着说什么。
      
     
“周雨你体验生活上瘾了啊?还真打算一辈子卖煎饼呢?”

“科哥你别成天开着这么好的车往我这小摊跑,太招人注意了。”

张继科翻个白眼瞅他,“你以为我愿意啊?还不是你家老头天天跟我家老头说,我家老头就非逼我过来开化开化你,做鸡蛋灌饼没前途。”

周雨笑的特温柔,“有个小孩儿,我每天出摊两次,他就天天固定吃两次,吃到鸡蛋灌饼像吃到世界上最好吃的美味,看着我做鸡蛋灌饼像看十个亿。”

“然后呢?你就打算这么一直给他做下去?”

“是啊。”周雨理所当然的点点头。

“你该不是喜欢上那小孩了吧?”

周雨顿了顿,又傻笑着点头,“是啊。”
     
   
然而此刻这小孩很绝望。

趴在办公桌上跟霜打的茄子似的,脑子里全是周雨和那个男人,最后还说说笑笑上了那人的车。

那个人比他高、比他瘦、比他帅,还比他有钱,看起来还是那种特有气势特牛逼的人。

自己……樊振东思来想去,自己也就比他白了。

可是有什么用啊!

樊振东彻底泄了气,脑袋耷在桌上闷闷不乐。手机还在震动个不停,朱霖峰他们几个都在密切关注着樊振东的告白进程。

胖儿怎么不说话了?怎么样了啊?
不会是成功了就忘了我们了吧?
已经跟他雨哥黏黏糊糊去了没功夫理我们了吧。

樊振东歪着脑袋一个指头在屏幕上戳戳戳,废了好大劲才发出去一句话,附上一排嚎啕大哭的表情。

「我失恋了」

「???」
「???失败了?」
「???」

「没告白呢,见面跟你们说。」

「你们必须得请我吃饭!」

「吃吃吃。」
「别太伤心啊乖。」
「摸摸头。」

哇,更想哭了。

没胃口,没食欲,没心情。
   
    
周雨最近几天也很郁闷。

樊振东已经连续三天没来吃饼了,连人影都没见着一个,在微信上问他怎么没来,今天说起晚了明天说吃了豆浆油条后天说写程序写到太晚了。

周雨终于接受了一个事实,他的胖厌倦抛弃鸡蛋灌饼了,也是,一个东西天天吃肯定是会腻的。

他给樊振东发了条消息,「小胖,我明天开始就不开小吃摊了,就不来了,跟你说一声再见,哈哈。」

樊振东看到消息的时候楞了好久,然后飞奔着跑下了楼,上气不接下气的弯着腰喘气。周雨惊讶的看着他,“现在不是上班时间吗?”

樊振东没回答,抬头看着他,“为什么啊?”说完语气委屈巴巴的又低下头,“我知道了,你要跟有钱人走了……”

“什么有钱人啊?”周雨懵逼,“跟谁走?”

“就那个天天开保时捷来接你的。”樊振东瘪嘴。

周雨愣了愣噗的笑出来,“什么跟什么啊,他就是我一朋友,我哥,我俩从小一块儿长大的,特纯洁的那种。”

樊振东眨了眨眼睛,“真的?不是你男朋友?那你为什么走?”

“不是,”周雨听了也垮下脸,“我本来就是来体验一下,我爸说我不懂得赚钱的艰辛,我就出来卖煎饼了,专门去学了好久,本来想来体验几天就完事的。”

“结果遇到一个小吃货,说最喜欢吃我的鸡蛋灌饼。早上吃、下午吃,大太阳也来吃,下雨也来吃,一吃就笑,笑的眼睛眯起来,说太好吃了。”

“我想我走了他得多伤心啊,就一直开到现在呗。可是他现在也不喜欢吃了,我就走了啊。”

本来就只是为了一个人而已。

樊振东半天没反应过来,傻傻的站着,好久之后才开口,“我喜欢啊,我最喜欢你做的鸡蛋灌饼了。”

“我想通了,我不是喜欢吃鸡蛋灌饼,我是喜欢吃你做的鸡蛋灌饼,把鸡蛋灌饼换成什么都可以。”樊振东顿了顿,抬眼认真的看着周雨,“周雨,我是喜欢你。”

“……真的?”

“真的!”

“好吧,”周雨眼睛都笑弯了,“我也喜欢你。”

         

“我好几天没吃鸡蛋灌饼了憋死我了!”樊振东噘嘴抱怨,“我要把这几天的份都吃回来!”

“行,吃多少都行。”

樊振东咽下最后一口,打了个嗝,摸着自己的肚子苦着脸,“完了,五个,我得跑五万米了。”

周雨笑着捏了捏樊振东的脸,“我陪你啊。”

樊振东眼睛一亮,伸出手指,“那再吃一个!”

       

樊振东一边吃着鸡蛋灌饼一边想到了自己夹在书里那张小纸条,然后摇了摇头,对着周雨笑。

不,鸡蛋灌饼也不如你。

fin

    

其实我并不知道鸡蛋灌饼是不是煎饼……(

OOC我的,不上升真人~

借地说句 下午出去玩恺彦就不更了  以及日更太累我放弃哈哈哈

评论(81)
热度(560)

© ot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