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ta

 

【初恋组】给你宇宙

大学AU
OOC我的,不上升真人
    
给你宇宙
          
          
0

正午强烈的阳光透过宿舍的劣质窗帘漏了进来,周雨睁开眼睛的时候感觉太阳穴都快炸裂了,也算是终于体会到了宿醉的感觉。几个回忆画面出现在脑海里的时候周雨着实被吓了一大跳。

不不不不不不不不不可能的。

在卫生间里扯住一个人不让人走还硬扑上去啃了一口,啃完还扒人家衣服强行学台湾小言硬要人衬衫的第二颗纽扣,这么丢脸的事情绝对不可能是自己做的,周雨摇头强行给自己灌输着这样的思想。

……直到从口袋里摸出了一颗白色纽扣。

周雨把脸埋进被子里,绝望的瞎揉自己的头发,好久之后才算是接受了这个事实,勉强安慰着自己没事没事反正喝醉了反正互相不认识。

暗恋两年的学长毕业出国,而且才知道人家老家一直有女朋友,周雨宅在宿舍黯然神伤好几天,终于被看不过去的张继科拉出去酒吧参加个局,没想到一不小心喝过了头,还把一个陌生人当成了自己学长做了那么丢脸的事情。而且现在想想,如果没记错的话,那个人看起来比自己还要小。

周雨叹了口气,爬到床边想把手心里攥着的纽扣扔进垃圾桶,扔的时候却又犹豫了,最后拉开个抽屉随手扔了进去。
    
1

在后台等待的周雨收起发言稿,接过方博递过来的冰水拿到额头上冰了冰,然后拿下来边拧开边顺口问,“还有多久到我们啊?”

“快了吧,都到新生代表讲话了,”方博咽下一口水随口说,“今年这个学弟长得还挺好的。”

周雨点点头,还没来得及说话舞台上就透过音响传来声音,新生代表开始发言了。

噗嗤——周雨嘴里刚喝下的一口水直直喷了出来。

仅仅是一句话,暑假那个被自己刻意封存的不美好记忆裂开般的浮现出来,一模一样的声音在自己耳边炸裂开来,只不过要低上一些,“你醉了。”

不不不,一定是自己听错了记错了,世界上相像的声音那么多,何况自己只是在喝醉的情况下听了那么几句而已,怎么可能有这么深刻准确的记忆啊。周雨仰头一口气喝了大半瓶水。

方博惊讶又嫌弃的看他,“不是吧,雨哥你这是紧张到呕吐了?”

周雨翻个白眼没理他,跑出去伸了个脑袋偷看。

台上的人后脑勺圆滚滚的看起来很好摸,侧脸竟然还可以看出曲线,穿着干干净净的衬衫认真从容的发言。明明是一副任谁看了都赏心悦目的画面,周雨的表情却不那么好看,他第一次这么佩服自己的记忆力,谁说醉酒像失忆来着,偏偏丢脸对象的长相就像烙铁一样深刻。

周雨是作为大三学生代表过来发言的,有负责人员急急忙忙的跑出来找他,提醒他马上该他了,周雨点点头往回走,走之前最后抬眼看了眼台上的人,他正发言完有礼貌的鞠了个躬。

“谢谢大家。大一物理系,樊振东。”

2

发完言的周雨要回后台等方博,他捏着稿子蹑手蹑脚的朝里面走,东张西望了好久确定樊振东不在之后才松了口气走进去。

有认识的工作人员同学跟他开玩笑,“小雨今天很帅啊,不知道又被多少小学妹惦记上了。”

“怎么可能啊,”周雨不好意思的挠头傻笑,“不过还好没秃噜嘴给咱学校丢脸。”

“不过你真的还没有女朋友啊?不应该啊。”

“真没有,也要有人看得上我吧哈哈。”

有人附和,“信不信你现在出去吼一嗓子,不定多少人扑上来呢。”

周雨无奈的笑着举手投降打哈哈,“行了行了别开我玩笑了成吗?”

面前突然多了一瓶可乐,周雨以为是认识的人给的,说了声谢谢自然的接过来,然后抬头看手的主人,楞楞的眨了眨眼睛。

樊振东在周雨旁边坐下,拉开易拉罐环仰头喝了一口,对着周雨笑,“原来学长你这么受欢迎啊?”

普普通通的学长两个字从樊振东嘴里说出来怎么听怎么不对劲,小话唠周雨突然沉稳了下来,说了句没有就不说话了,低着头自顾自的鼓捣易拉罐,没想到易拉罐也跟他作对一样,怎么都拉不开。

樊振东忍住笑自然的从周雨手里拿过来打开了又还给他,然后盯着周雨,“真巧啊,没想到还能再见面,”他顿了顿,笑的乖巧,“周雨学长。”

如果之前周雨还存有一丝樊振东不记得自己的侥幸心理的话,现在就彻底破灭了。

不过樊振东似乎并不太介意周雨强吻他还弄坏了他校服这件事情,心情还很好的继续开口,“你不记得了?那天晚上……”

周雨动作无比迅速的拿了旁边袋子里的薯片塞到樊振东嘴里,“那天晚上的事情是个意外,那啥是我喝醉了,跟你道歉,衣服我赔你一件,答应我不要再提了!”

樊振东嚼着薯片,眼睛往上瞄了一眼,乖乖点头。

周雨一转头就看到身后目瞪口呆已经成了雕像的方博,“卧槽你什么时候在这里的!”方博的目光在樊振东和周雨身上徘徊几次,语气意味深长,“从「那天晚上」开始。”

“不是你想的那样!”周雨勾着方博的脖子往下带,“你别乱想啊博哥!”

“我懂,我懂,”方博挣开周雨的胳膊,一脸我都明白不用解释的笑容,走过去拍了拍樊振东的肩膀,“我什么都没听到,你们继续聊,我先走了。”

“……喂!”

瞪方博的背影无果后,周雨只好转移了目标转头瞪樊振东。樊振东无辜的摇头,“我可啥都没说。”周雨被噎了一下,想来想去只好没好气的丢下一句话就跑,“小孩子去什么酒吧!”

3

开学总是忙的头昏脑涨,再次见到樊振东是一周之后。

百团招新是大一新生进校第一个大型活动,其中校学生会招新又是重中之重,学长学姐全员正装的架势更是添了三分严肃七分紧张,再加上独占操场最显眼又刚好遮着阴的地方更是成为了整个招新最拉风的存在。

周雨脱了西装外套一边挽着衬衫袖口一边坐到电风扇面前吹风,大风扇吹出来的风呼啦呼啦的把周雨的一头短发吹的乱七八糟。

“雨哥你能不能注意一下形象,”大二负责表格的学妹陈幸同翻个白眼看他,“本来就指着靠你们的脸拉学弟学妹进来的。”

周雨也不甘示弱的翻白眼,“看人家社团都是短袖裤衩,就我们还西装长裤。诶收了多少表格了?”

“可多了,”陈幸同摇了摇手里的表格笑的得意,“你们慢慢审核吧。”

本来撑在桌上无聊的发呆的方博一下有了精神坐起来,手肘拐了拐周雨笑,周雨转过头干什么三个字还没问出来就看到走近了的樊振东。

樊振东噗的一声笑了出来,“学长好。”

不得不承认樊振东笑起来是真的可爱,周雨摸了摸耳朵,“笑什么?”

樊振东摇头说了句没什么,想了想又指了下自己的头顶。方博哈哈大笑掏出手机拍了张照片,周雨凑过去看,就看到自己的一头呆毛,后知后觉的有点不好意思的伸手扒拉了几下,“删了删了。”

方博笑嘻嘻的没理周雨,抬头看樊振东和旁边的室友,“你们来报名?”朱霖峰傻笑着挠挠自己没多长的头发,点了点头。樊振东也跟着坐下来,指了指朱霖峰,“我陪他来报名。”方博哦了一声,“你不报啊?一起来啊,我们学生会福利很好的。”

樊振东看了眼周雨,想了想点点头,“那我报吧。”方博满意的抽了张报名表给他,“喏,文娱部欢迎你。”樊振东接过来不好意思的对着方博笑了下,然后又转头看周雨,“周雨学长,你是哪个部门的?”

突然被点名,周雨愣了愣,“啊?哦,我是外联部的。”

樊振东弯起眼睛笑,“那我就报外联部吧。”

方博揽着周雨的肩膀不服气的看樊振东,“学弟你不能因为周雨就报外联部啊,我跟你说外联部就是吃力不讨好又累又苦的典型,今年还莫名其妙的一堆人报名,竞争可激烈了,你要好好考虑。”

周雨踢了下方博,“不带这么内讧的啊。”

樊振东笑着摇摇头,“我决定好了。”然后低下头认真在报名表上的第一志愿部门上写上外联部,第二志愿干脆空着了。

周雨有点惊讶,食指指着第二志愿的地方,“你真的不填?”

“不用了,学长下次见。”

4

第一轮面试也是一片热火朝天。

因为是各部门打乱了随机面试,樊振东是在隔壁桌面试的,面试的时候周雨总能听到他的声音,不自然的就忍不住移过目光去看他。

面试时候的樊振东表情很认真,给平常给人的乖乖的感觉截然不同,从容的样子给人很可靠踏实的感觉,几乎在看到他面试样子的同时周雨心里就笃定他能进学生会了。

事实也是如此,面试结束之后部长讨论闲聊的时候负责面试了樊振东的学姐还特意提了下,“有个学弟特别可爱,回答的特别好才艺还一堆,可惜他报的是外联部还不接受调剂,”看了眼周雨开玩笑,“诶博哥要不然我们把他拉到文娱部来吧?”

方博傻笑,“靠谱。”

“你们拉倒吧,”周雨笑,“再说这才第一轮呢。那个学弟……是不是叫樊振东?”

“你怎么知道?你们认识的啊?”

听到方博在身边憋笑,周雨咳了咳,“算是吧。”

第一轮差不多就刷下去了一半的人,第二轮是笔试,朱霖峰和樊振东都过了第一轮,差不多提前了五分钟到笔试教室,看起来都还挺轻松。

樊振东提前了二十分钟交卷,就一个人先回去了,在路上碰到正慢悠悠的晃过去准备收卷的周雨,周雨似乎有点意外,“樊振东?”

“周雨学长,”樊振东点点头走过去对他笑,“叫我小胖就可以了。”

周雨噗一声,“小胖?你也不胖啊。”

樊振东摸摸头,“就,从小他们就这么叫。”

“感觉做的怎么样?”周雨随口问了句。樊振东点头,“还行吧。”

周雨也点点头,然后表情认真了一点,“你可以…再考虑一下,不一定非要来外联部的,真的有点累,而且今年进第二轮报了外联部的占了得有一半……”

樊振东脸上的笑容褪下去,抿着嘴表情有点失落,“你是不是不想让我进外联部?”他低下头,“那我下一轮面试不去就好了。”

周雨有点慌了,本来是好意提醒被自己搞成了这样,虽然看到樊振东他总是会联想到那次尴尬的事情,但他发誓樊振东真的让人讨厌不起来,一点点都没有。“没有没有,我不是这个意思,”周雨无声的叹了口气,“你下一轮一定要来,我等着你,”看着樊振东仍然低头失落的模样想了想,伸手揉了揉他的头发笑,“不来我也收你。”

樊振东愣了愣,抬起头看周雨,眼睛亮的一塌糊涂。

5

没想到樊振东直接考了笔试第一名,彻底成了整个学生会注意的焦点,听他们讨论周雨才知道原来樊振东那么牛逼,不光是保送来A大物理系的,就算这样高考成绩仍然是学校第一名,听说还拿过无数个很牛逼的奖,最重要的是还跳过两级。

周雨咬着冰棍想,“小神童啊。”

碎碎的冰屑在嘴里化开,冰冰凉凉又甜甜的。

外联部建了一个微信群方便交流,周雨是在周末晚上打游戏的时候收到樊振东的好友请求的,他看了一眼顺手点了同意。

樊振东的微信名是「宇宙」,周雨看了两秒笑着摇头,“中二病啊中二病。”

「学长好。」樊振东的消息来的很快。

周雨打完一局游戏才看到,低下头戳字,「别叫学长了,就叫周雨或者雨哥吧,哈哈。」

隔壁也在玩游戏的方博眼睛没从电脑移开的叫周雨,“还玩呢,明天一早可是老头的。”

“还是这学期第一节,”周雨点头,“你快去睡觉,明天再赖床不管你了。”

“是人吗?”方博随手把抱枕扔过去,“再玩一把,就一把。”

反正后来玩了几把也记不清了,总之第二天两个人又毫不意外的起晚了,随便洗漱了下互相吵闹着就冲出了门。

第一节没课的樊振东和郑培锋朱霖峰咬着包子喝着豆浆悠悠闲闲的从食堂往回走的时候碰到的就是这样一个匆匆忙忙的跑过去的周雨。

头发睡的一头乱毛,头顶上还竖着两根呆毛,毫无形象的边跑边啃着面包,往教学楼飞奔而去。

樊振东嘴里的包子掉到了地上。朱霖峰好奇的伸脖子看着两人的背影,然后看樊振东,“这是不是…?”樊振东回过神来,淡定的弯腰捡起半个包子扔进手边的垃圾桶,又淡定的摇头回答,“不是。”

朱霖峰却笃定的点头,兴冲冲的拉着郑培锋指着周雨背影说话,和郑培锋两个特别有兴趣的目送周雨的背影一直到消失,樊振东翻个白眼,先转身走了,想着想着又忍不住笑出声来。

归功于这样玩命的奔跑,周雨和方博终于在铃声响的同时进了教室,选了个周围没人的角落坐下。周雨趴在桌上呼呼喘气,然后转头看差不多的方博,“你觉不觉得刚刚路上有个人长得特别像樊振东?”

方博瞥他一眼,“不是像,就是。”

周雨郁闷的额头磕了下桌子,“怎么老碰见他,还都是在我特别傻逼的时候。”

“缘分,妙不可言。”方博拍拍他的肩膀,“反正你们都那样了,在一起得了。”

“都说了没有,”周雨瞪他,“我俩不可能的。”

“不是吧你周雨,你还对你那陆嘉学长念念不忘呢?”

“跟他有什么关系,”周雨撑着下巴,“反正我跟小胖啥都没有,也不可能在一起,你以为大街上随便抓个人都是弯的啊?”

“但……”

方博的话被老师中气十足的吼声打断,两个人都抖了一下。

“那边两个,以为坐在角落我就看不到了吗!周雨方博!好好听课,坐到前面来!”

6

因为要准备迎新晚会,外联部的事情就开始多了起来,忙的不可开交。

周末要去拉的赞助比较重要,周雨打算亲自去,学生会长让他带个新部员一起,周雨想了想,给樊振东打了个电话,“小胖,明天有时间没?C公司那个奖品和经费赞助要去谈具体的。”

电话那头有吵闹和嬉笑声,还有樊振东笑着让他们别闹的声音,周雨诶了一声,“你没在宿舍吗?忙的话我等会儿再打过来?”

“在呢,”随着一声关门声,那边安静了下来,传过来樊振东有点无奈的声音,“我室友。明天有空,几点见?”

“八点半东门见?”

“好。”

为了不让小学弟等,周雨特意提前了十分钟到门口,没想到樊振东已经在那了,于是赶紧小跑着过去。

樊振东也看到了周雨,笑眯眯的看着他跑过来。

“你怎么那么早?吃早饭了没?”

樊振东摇摇头,“我也刚到。”

“走,带你去一家特好吃的,我老去。”

C公司在市中心,吃完早饭出来樊振东问周雨,“我们怎么过去?打车还是…?”

“打车?!”周雨下意识的反问,说完才发现自己是学长加部长,硬是压下了自己想说的话,“打车也可以。”

樊振东看着周雨笑,指着旁边的公交站,“坐公交吧。”

这下倒是周雨不好意思,拉住樊振东,“不然就打车吧。”

“打车的话车费不给我们报咋办?”

周雨难得爽快一次,“我来出。”

樊振东转身朝公交站走去,“那就更得坐公交了。”

周雨看着樊振东的背影,耳朵莫名的有点红。

谈的还算愉快,午饭之前就已经敲定了合同,两个人心情愉悦的出了C公司,周雨揽着樊振东的肩膀,“走走走哥请你吃好的。”

“好,”樊振东笑着点头,“不过我请你,你都请过了。”

周雨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樊振东说的是早餐那顿,“那哪能算啊,就这么说定了,我请人吃饭的机会可不多啊哈哈!”

“那下次我请回来。”

7

周雨在经管学院,樊振东在物理学院,而且一个大一一个大三,本来是不会有太多交集的,但偏偏就有一次又一次的见面机会。

周雨难得一次去乒乓球社报道,看到樊振东的时候脸上的惊讶完全掩盖不住,樊振东也愣了愣,“雨哥。”周雨笑着捏了捏樊振东的脸,“你也进了乒乓球社啊?”樊振东点点头,旁边几个不认识的大一学弟插话,“小胖可牛逼了,打的巨好!”

程靖淇坐在球台上玩着乒乓球,听了赞同的点头,“下一任扛把子就是小胖同学没跑了。”

樊振东不好意思的挠了挠脑袋。

“不知道的以为进了个黑帮呢,”周雨笑着说程靖淇,“你们继续练吧,我就是来找靖淇签个字。”

签完字周雨又看了会儿樊振东打球,揽着程靖淇赞赏的点头,“果然厉害。”

整点铃声响起,社团活动也结束了,社员三三两两的往外走,周雨也打算走了,“吃饭去不去?”

程靖淇摇摇头,“不去了,我跟人约好了。”

周雨嫌弃的瞥他一眼,“没说你。”

“去,”正走过来用毛巾擦头发上的汗的樊振东点点头回答,“我去换个衣服。”

程靖淇目瞪口呆的看着这俩人,捶了周雨一拳走了。

樊振东换完衣服快步跑出来,头发还湿湿的,“雨哥,走吧。”坐在球台上低着头晃着双腿玩游戏的周雨抬头应了一声,收起手机跳下球台,“这么快啊?你头发不吹?”

“不用,”樊振东摇摇头,“吃饭吃饭。”

“你真的很厉害,”周雨跟他一起并肩往外走,“下次比赛我去给你加油。”

樊振东笑眯眯的点头,“好。”

8

一个学期过得很快,不经意就已经到了期末周。

周雨抱着厚厚一本国际贸易的坐在自习室里,看着书上的英文像看天书,昏昏沉沉的耷着脑袋。

樊振东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自己面前的,周雨抬头看他,樊振东对周雨笑了笑没说话,伸手把手里的咖啡和一条巧克力放在周雨桌上,轻声说了句加油就走了。

周雨眨了眨眼睛,看了桌上的东西半天才拿过来。

咖啡还是热的。

最后一门考完大家就彻底放飞自我了,方博一把揽上周雨和程靖淇,“挂不挂?”周雨哈哈笑,“你挂。”程靖淇摇头,“还是你们挂,你们挂。”

“什么时候回家?”

周雨扬眉,“明天一大早。”

“厉害啊,”程靖淇点头,然后又没来由的感叹起来,“下次回来我们可就是大三下的老腊肉了。”方博点头,“雨哥,你还没有对象。”程靖淇也笑,“是还没有过。”

周雨翻个白眼追着他们打,“快滚吧你们!”

而大一的樊振东课程要多很多,还处在期末的水深火热之中,周雨上飞机之前发了个继续加油过去,樊振东回的很快,「虽然不是很想跟马上就要回家的人说话,但是还是再见,一路平安!」

过年不再能收到红包还要被各种亲戚问女朋友的事情的周雨其实不是很期待除夕的到来。

只是没有灵魂的裹着厚厚的羽绒服窝在沙发上看着春晚听着旁边亲戚的家长里短发呆,手机不断提醒有短信进来,都是群发的祝福短信,十一点多的时候周雨拿起手机群发了个新年快乐出去,和往年一样把自己几个室友还有张继科许昕几个朋友的名字去掉打算单独发,想了想又翻目录,把樊振东前面那个勾勾也去掉了。

周雨低下头一个字一个字的认真编辑,“新年快乐啊小胖!怎么样有没有吃的胖胖胖胖的!有没有拿到很多压岁钱啊小朋友?哈哈等着你开学请我吃大餐!”

正准备发送的时候有个陌生电话打了进来,周雨顺手接了起来,“喂?”

“小雨?”

只是这两个字,周雨笑容就凝固了,连呼吸都变缓了,“陆嘉。”

陆嘉的声音还是这么温柔,“是我,在做什么?”

周雨站在阳台上吹着冷风,手都冻僵了,拖鞋在地上来回蹭,“没什么。”

沉默了几秒,对面也没说话,气氛有点尴尬,周雨吸了口气没话找话,声音低低的,“你回国了?”

“嗯,回来过个春节。”

周雨妈妈的声音从里面传过来,“小雨在外面跟谁打电话呢!小心感冒!”周雨把手机拿开一点,提高了点音量,“……一个朋友。”

陆嘉低笑了一声,“小雨,我跟她分了。”

“啊?哦……”

“你有没有时间我们见……”

后面陆嘉还说了什么周雨也没太听清,只慌乱的回了一句可能没时间我还有事先挂了就切断了电话,跑回放假四仰八叉的躺在床上自言自语,“周雨你真是巨他妈怂。”

这么一个插曲之后给樊振东的短信也没发出去,周雨举着手机看了半天,一个字一个字删掉,只剩了前面几个字,新年快乐啊小胖。

十分钟之后收到了樊振东的回复,内容很简单,“雨哥新年快乐,万事如意。”

只有雨哥两个字还能看出樊振东不是群发的。

收到樊振东短信的时候刚好能听到外面电视里的倒数声,还有周雨妈妈让他快出来的声音。周雨叹了声气,把手机收起来打开门往外走去,倒计时刚好结束,电视里的窗外的烟花声同时响起。

新的一年来了。

9

周雨没想到见樊振东的第一面是在开学第一周的财务管理课上,他想了想坐到了樊振东旁边,“小胖?你也上这课?”樊振东看到他不太惊讶的样子,点了点头笑。

“你不是物理学院的吗?”

樊振东解释,“我的非限。”

周雨哦了一声明白了,学校要求学一定学分的非限制跨专业选修课,有些课比如财务管理就是跟着本专业一起上。

“怎么选这门课啊,”周雨递给樊振东一块薄荷糖,“听说这门课挺难的。”

“还挺感兴趣的。”

周雨笑眯眯的点头,“也是啊,我都忘了你是你们系第一名了,小神童。”樊振东有点不好意思的摸了摸头发,“没,不会的还得问你。”

下半学期除了上课最重要的就是校庆,学生会每个部门要出一个节目,最后大家一致同意樊振东代表外联部表演,樊振东也没怎么扭捏,“那我唱歌吧。”

周雨是提前知道樊振东要唱的歌的,陈奕迅的《等你爱我》,不过在真正看到樊振东的表演之后还是有不一样的感觉。

樊振东的嗓音很好听,舞台上的他更是出众,只是安安静静站在那里就已经很好看。

介于樊振东的高人气,唱完之后主持人还把他留住聊了几句炒气氛,“樊振东同学这首歌唱的很有感情啊,想表达什么呢?”

樊振东拿着话筒回答的很简单,“字面意思。”

主持人和台下同时起哄,“哇哦,等你爱我啊,这个「你」是谁呢?难道已经有具体的对象了吗?”

樊振东沉默了两秒,大方的笑了笑,看着台下,“嗯,唱给经管学院的Z同学。”

不管是哪个阶段的学生,最爱的就是这样的起哄,一个个激动的都快站起来了,起哄声快要掀翻天花板。周雨愣了愣,听到旁边的姑娘们激动的讨论,“经管学院妹子那么多,Z姓的是谁啊?太好奇了!”“卧槽羡慕!不过人经管学院的妹子们本来就长得好看。”

心里莫名其妙的不是滋味,周雨干脆站起来朝外面走去。里面是一片喧哗,外面就要冷清的多了。

周雨这件外套很反人类的没有口袋,手冻的通红,他伸出手在嘴边哈了口气又赶紧缩回衣服袖子里。

“雨哥。”

樊振东的声音出现在身后,周雨有点惊讶,停下脚步转过身去看樊振东。

似乎是追出来的,樊振东小口喘着气,“你怎么出来了?”

周雨啊了一声,“就出来透透气,有什么事吗?”

“你听到我刚刚唱歌了吗?”

“听了,唱的特别好,”周雨挤出个笑容,“不过我都不知道你有喜欢的人了,还瞒着你雨哥,不够意思啊。”

樊振东张了张嘴,“那你呢?有喜欢的人吗?”

周雨不敢看樊振东的眼睛,说不出有,也说不出没有。

樊振东盯着周雨,“我的那颗纽扣还在你那里。”

突然被提起,周雨惊了一下,被戳穿心思般的心虚的摇头,“放心我对你完完全全完完全全没想法!”

樊振东愣住,半天才垂下眼睛,反正有些迟钝的开口,“哦。”

周雨看着樊振东的背影有点傻眼,没看错的话,刚刚樊振东的表情有一瞬间的……落寞?

正想追上去的时候另一个声音出现了,“小雨。”

陆嘉。又是陆嘉。

周雨没有转过身去,就那样楞楞的看着樊振东明显顿了一下却没有停住的背影越来越远。

看清有很多不明不白的事情往往就在那么一瞬。

比如自己的心。

陆嘉已经走到了周雨的面前,也若有所思的跟着周雨的眼神看樊振东的背影。周雨转过头来看陆嘉,声音闷闷的,“陆嘉。”

陆嘉笑了笑,很巧的问了和樊振东同样的问题,语气确实笃定,“你有喜欢的人了吧?”

“嗯,陆嘉,我好喜欢他啊。”周雨弯着嘴角笑,眼睛里星星点点,“和对你不一样的喜欢,真的喜欢。”

陆嘉苦笑了下,有点无奈,“你这样我是该哭还是该笑啊?我来这趟可不是为了这个。”

周雨注意力却完全不在这上面,笑着拍了拍陆嘉的肩膀,“有机会请你吃饭,我还有事先回去了!”

周雨一通气跑回宿舍,把柜子翻的乱七八糟,把也提前回来的方博吓了一大跳,“你干嘛呢?受什么刺激了?”周雨摆摆手,头没从柜子里伸出来,“找东西。”

找了大半天终于翻了出来,周雨笑眯眯的把纽扣放在手心里,小心的放到钱包里。

10

虽然明白自己的心意是件很开心的事情,但苦恼的事情也随之而来。

一个是樊振东有喜欢的人了,另一个是,樊振东不怎么理他了。

除了必须碰上的财务管理课,其他时候基本碰不上面,周雨觉得可能是上学期无数次的见面把他们偶遇的机会都用光了。

现在财务管理课就成了周雨最期待的课,每次上课都无比积极,看的方博程靖淇目瞪口呆。

虽然周雨每次去还是按惯例坐在樊振东旁边,但两个人的话明显变少了许多,樊振东没什么精神的样子,甚至连书都忘了带,周雨问他要不要一起看,樊振东摇摇头,撑着下巴发起呆来。

自从校庆之后全校同学对猜到底谁是Z姑娘乐此不疲,樊振东对比闭口不谈,所以到最后都没有一个靠谱的嫌疑对象。周雨一边鄙视着这种像寻找灰姑娘一样的无聊行为,一边又忍不住自己琢磨起来。

都说人倒霉的时候喝水也要塞牙缝。

没带书的时候就总是被抽起来。樊振东被点名起来回答问题的时候整个人还显然心思不在这上面,只安静的站着。

“我再说一遍问题啊,解释一下OL。”

周雨叹了口气,把自己的书移过去,手指指着书上的那个地方。樊振东低着头看到书愣了愣,然后突然笑了。

书的左边一页上面用铅笔写着几行字,显然就是周雨刚刚上课写的。

Z

郑宜佳
朱琳
赵昕悦
赵菲
周茉
张一依

每个名字上面又被画了两条横杠,以示排除。

老师莫名其妙的看他,“笑什么!”周雨显得比樊振东还急,手指在答案的地方敲啊敲啊敲,小声的开口,“笑什么快回答啊!这里这里这里…”

樊振东的笑容又大了几分,整个人都有了精神,笑着低头看了眼周雨,没看周雨提示的答案部分,抬头回答,“operating leverage,经营杠杆。”说完还心情很好的补充了一些拓展解释,听的老师连连点头赞不绝口。

下课之前樊振东跟周雨说,“周雨,我明天体测,七千米。”

周雨眨了眨眼睛,没太明白樊振东的意思。

11

方博躺在床上抱着电脑玩游戏,周雨坐在桌子前面看书,把公司理财有一页没一页的翻,却没怎么看进去。

“今天不是大一体测?”方博看他一眼,“你不去啊?”

周雨心里一惊,“我去干嘛?”

“你不去看你小学弟吗?”

周雨撇撇嘴,口是心非的回答,“我去看他干嘛,人不是有Z姑娘了吗?”

方博欲言又止,“其实吧,我觉得,唉,算了……”

“你觉得——”周雨的声音戛然而止,瞪大了眼睛。

昨天上过的那一页自己乱写忘了擦的地方,最下面多了两个字,用铅笔写的,分明就是樊振东那漂亮端正的字体。

周雨。
     
“怎么了?”

周雨砰的一声关上书站起来,薅过外套就朝外面跑,“我出去一下!”

上气不接下气的跑到操场的时候正好碰到也往那走的程靖淇,程靖淇拉住他,周雨看他一眼,累的直喘气,“物理系的跑完了吗?”

“你说小胖他们啊?快了吧,最后一圈了应该,我也是去看他们的,一起走——”程靖淇话还没说完,看着已经消失在面前的周雨,惊讶的补充完,“——啊。”

最讨厌跑步的樊振东此刻感觉自己已经虚脱了,下一秒就能昏死过去,眼前的景象花花的一片没有焦点。

再坚持一下就到了。看到终点了,再坚持一下。他在心里给自己打气。

再抬头的时候樊振东以为自己看错了,周雨就站在终点对他笑。

不是幻觉。是真的周雨。

然后就出现了程靖淇激动的声音,“小胖别停下来啊!”

樊振东嘴角翘起来,头一次觉得这么有力量,加速朝终点跑过去。

周雨张开双臂等着他,樊振东直接扑了上去,周雨没站稳不小心直接往后倒了下去,两人就这样面对面倒在了地上。

在所有人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反应极快的程靖淇笑了笑无奈的摇头,也啊了一声扑了上去。刚跑完的朱霖峰赖佳新郑培锋看着程靖淇的动作之后也一个一个扑了上去。

最底下的樊振东和周雨被遮的严严实实,快被压的喘不过气正在大叫的周雨突然安静了下来。

樊振东吻了他。

这个吻只维持了几秒樊振东就分开了,笑着大吼,“快下去快下去,重死了!”

周围围观的同学都不明不白的看着他们,仿佛在看几个神经病:一个体测而已,至于这么激动的吗?

樊振东搭着周雨的肩膀了然的对着他们笑,“谢了。”

程靖淇翻个白眼,“是该谢,不请吃饭不算完事,要不是我们你俩就彻彻底底的红了。”

周雨也笑,“哈哈,请。”

12

周雨说要送樊振东一个礼物。

樊振东摊着手,周雨把东西放到他手心,一个黑色的纽扣,“虽然我那时候的行为很傻逼,我现在这时候的行为也很傻逼,但是,”周雨咳了一声,“还是想要送你。你的我就收着了。”

樊振东很开心的攥紧手心,另一只手又拉住周雨的手,“虽然很傻逼,但是——谢谢那颗纽扣,谢谢你。”

13

周雨是在某天突然醒悟的。还得感谢方博在宿舍自我陶醉的瞎唱,“你是我的宇宙,我的小宇宙——”

听到这句的周雨愣了愣,“博哥你唱的什么?”

方博的愣了愣,“我瞎唱的啊。”

“你再唱一遍?词一样就行!”

方博看着他的样子懵懵的,“你是我的宇宙……?我的——”

“够了够了!”

宇宙,雨周,周雨。

原来一切发生的那么早,原来只是他一直不知道。

周雨傻笑着登录微信,改了自己的微信名。

给你宇宙。
     
fin
     
终于有了的FT
   
题目来自于《给你宇宙》,灵感来源于雨哥以前的一条微博,「爆发吧,我的小雨周」
考虑了很久,我决定给学长一个名字,路人甲,陆嘉,嗯。
也许大概可能有胖儿视角(。

评论(63)
热度(641)

© ota | Powered by LOFTER